市中級人民法院舉行涉農民工工資執行案件新聞發布會

信息來源: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 日期:2020-01-18

  1月16日,市中級人民法院舉行涉農民工工資執行案件新聞發布會,通報去年以來全市兩級法院涉農民工工資案件執行工作情況,以及市法院“工會+調解”勞動糾紛處理模式的相關情況,并就媒體記者提出涉農民工工資案件執行工作的相關問題進行現場答復,通報了3個典型案例。 

   

 

  鄂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召開執行工作新聞發布會

  民生就是最大的政治。全市兩級法院始終將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放在心上,全方位運用強制執行手段、強化執行聯動、加大宣傳強化執行威懾等舉措,深入開展涉農民工工資案件專項執行行動。去年以來,全市兩級法院共執結拖欠農民工工資案件236件,執行到位標的3171萬元,執行款物第一時間向農民工發放,發放率100%。
  發布會還介紹了市法院“法院+工會”訴調對接情況。近年來,用人單位與勞動者之間的法律關系日益復雜,勞動爭議案件大量涌現。為妥善化解勞動爭議,2018年8月以來,市中級人民法院與市總工會聯合成立“法院+工會”勞動爭議訴調對接工作室,并在全市兩級法院掛牌,全面承接人民法院委托的勞動爭議案件調解工作。凡是進入該渠道的勞動爭議案件,在法院指導下,由專門調解員進行調解,經調解達成調解協議的,人民法院及時作出司法確認,調解不成的,轉入訴訟程序依法審理。勞動爭議訴調對接工作室運行半年以來,已經成功調處數起案件,有效化解了勞動糾紛,切實保障了勞動者權益,促進社會治理模式創新。
  問:眾所周知,農民工工資追討是老大難問題,也是一個熱點問題,請問這3000多萬元拖欠款是用什么方法幫農民工兄弟要回來的?
  答:農民工工資是農民工的血汗錢,幫助農民工追討這些血汗錢,最大限度保護農民工的合法權益,使廣大農民工真切感受到司法的公正和關懷,是人民法院義不容辭的責任。為此,2019年以來,全市兩級法院采取以下措施:一是開展專項集中執行活動,做到優先立案、優先執行、優先發放案款。二是用足用好失信懲戒、限制高消費、限制出境、罰款拘留等執行措施,依法采取凍結、扣押、查封、拍賣、變賣等強制措施,保障農民工及時兌現權利。三是對于執行到位的款物,及時發放給申請執行人。四是發揮刑法打擊拒不支付勞動報酬、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等犯罪行為的威懾作用,對惡意欠薪構成犯罪的,堅決依法嚴厲懲處,堅決予以打擊。
  問:類似涉農民工工資等涉民生案件一直是社會關注的熱點,法院有什么有效手段,可以為這些弱勢群體提供保障?
  答:全市兩級人民法院將充分發揮職能作用,一是做到有案必立,并加快涉民生案件審執進度。二是增進與行業協會、工會、勞動仲裁等組織機構的溝通協調,發揮勞動仲裁、人民調解的獨特優勢,暢通糾紛解決渠道,全面推進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建設,比如“法院+工會”調解新模式。三是加強與人力社保、公安機關、住建部門等政府部門的協調配合,建立全面治理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長效機制。四是充分利用司法建議等方式,及時向職能部門提出預防、解決欠薪問題的意見建議,加強源頭治理,促進農民工勞動報酬權益維護機制的健全和完善。五是繼續組織更多的涉民生、涉農民工工資案件的專項集中行動,堅決依法嚴厲懲處惡意拖欠農民工工資的行為,依法公正維護農民工合法權益。
  問:我市有很多采礦的企業,現在采礦行業不景氣,員工們的工資都沒拿到手,請問有什么好的解決措施?
  答:這類案件在我市不少,例如華容區執行的申請執行人鄒某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一案,判決20余萬元。執行過程中,由于被執行人拒不配合,我們依法對被執行人進行拘留,被執行人迫于壓力與申請人達成執行和解協議,當場履行6萬元,剩余14萬元于2020年3月起每月給付1萬元直至履行完畢。這樣的執行和解既能保障申請人的合法權益盡可能得以實現,又為企業提供了喘息的機會,達到了雙贏的目的。
  我們的強制執行活動也是有溫度的,對于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決的案件當事人,我們果斷使用強制措施,堅決打擊;對于確有困難的企業,我們也不能一棒子打死,要采取“放活”的方式,允許企業自身造血,最終也是為了保障申請人能順利拿到錢。
  在執行民營企業為被執行人案件中,考慮到企業基本上都是將土地廠房進行抵押,如果單純強制執行,會導致企業無法繼續經營,應當采取靈活多變的方式,放水養魚,達到雙贏的效果。在執行工商銀行與東南某建材公司一案中,因土地廠房評估拍賣分割事宜,案件3年未執結,當事人反映強烈,為此,市中級人民法院多次組織協調,實地查看,并積極向國土部門和企業所在地樊口街道協商征求意見,最終讓當事人達成和解協議并履行完畢,企業解決了長期包袱,獲得了重新發展的機會。
  問:現在外出務工者很多上當受騙的,或者是干完活拿不到錢的,法院有什么好方法可以幫到他們?
  答:我們在此提醒全市廣大務工者,一定要選擇自己了解熟悉的、有實力的老板,防止后期沒有能力支付工資。
  平時要注意以下幾點:一要建立明晰的勞動關系。主動要求與用人單位直接簽訂書面勞動合同,建立勞動關系。若用人單位自用工之日起超出30日拒不簽訂勞動合同,可依法向勞動保障監察機構舉報投訴。二要及時足額結算工資。勞動者工資原則上要做到月結月清,防止工資被連續拖欠。一旦出現工資拖欠情形,勞動者要積極主動向用人單位進行追討,也可以向勞動保障監察機構舉報。三要妥善保存維權證據。勞動者要注意妥善保存好自己的相關證件和工作憑證,防止日后維權時沒有證據,特別是要注意保存好身份證、勞動合同書、上崗證、出入證、工資結算單及出工考勤表等證件和證據。
  發生老板拖欠工資時,要及時尋求法律幫助,千萬不要采取極端手段討要工資,要相信法律,依靠法律。
  問:目前我市拖欠農民工工資情況怎樣?造成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的原因是什么?
  答:從我們掌握的情況來看,當前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主要發生在工程建設領域。截至2020年1月,全市共受理涉農民工工資案件271件,涉及農民工341人,成功追回農民工工資3000多萬元。導致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的原因主要有:一是建設領域市場秩序不規范。工程項目違法分包、層層轉包、掛靠承包、墊資施工和拖欠工程款等問題仍大量存在,無用工主體資格的“包工頭”帶隊伍參加施工的現象比較普遍,導致建設單位與農民工之間形成了復雜的“債務鏈”,欠薪的責任主體難以落實。二是建設領域用工管理和工資支付行為不規范。施工企業普遍采取平時只發農民工基本生活費,工程竣工后或春節前結清工資等作法,將農民工工資與工程款捆綁在一起,一旦工程款不到位,極易導致欠薪。三是農民工維權意識不強。由于農民工勞動合同簽訂率低、流動性大,往往造成農民工在追討工資時缺乏證據。加之農民工自身維權意識不夠強,不能將一些欠薪問題防患于未然。
  在此,我們提醒廣大農民工朋友,一定要增強法律意識,防范風險,拿起法律武器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問:請問訴調對接這種新型模式有什么特點?解決勞動爭議的效果如何?
  答:訴調對接這種新模式的特點可以用8個字概括:集中、高效、便利、經濟。訴調對接工作室由工會特邀的專業人士負責處理,不收取任何費用。如果調解成功,3日內就可申請司法確認,司法確認后申請強制執行,期限僅為2個月,勞動者可以早日拿到工資,大大節省時間成本和經濟成本。
  問:訴調對接的確是便民利民的“綠色通道”,請問如果到法院打勞動爭議的官司,如何選擇這種模式?
  答:工作室采取定期值班、預約調解、上門調解等方式開展工作,當事人因勞動爭議到法院立案,法院認為屬于調解范圍適宜調解的,經當事人同意后,案件就可移送到工作室進行調解。已經立案的案件,開庭前或開庭后,只要雙方有調解意愿,工作室也可以組織調解。
  金某與張某、湖北某礦業有限責任公司勞務合同糾紛執行案
  一、基本案情
  金某與被執行人張某、湖北某礦業有限責任公司勞務合同糾紛一案,鄂州市鄂城區人民法院判決如下:1.湖北某礦業有限責任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10日內支付金某勞務報酬70546元;2.張某在其未出資金額1600萬元范圍內,對本判決第一項湖北某礦業有限責任公司的債務承擔補充賠償責任。但湖北某礦業有限責任公司與張某均未按期履行生效判決書確定的義務,金某于2019年7月15日向鄂城區人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在執行過程中,鄂城區人民法院向張某、湖北某礦業有限責任公司發出執行通知書、報告財產令及其他執行相關法律文書,但張某、湖北某礦業有限責任公司依然未履行。鄂城區人民法院依法對被執行人的財產情況進行了多次查詢,查詢到張某有銀行存款。法院對其存款進行凍結并扣劃。案款到賬后,鄂城區人民法院及時通知金某辦理領款手續并結案。
  二、典型意義
  張某、湖北某礦業有限責任公司在日常的經濟往來中,必然要用到銀行賬戶或網絡資金賬戶,可能第一次查詢時,賬戶上沒有多少存款,但依然要及時凍結其銀行賬戶,避免之后有資金往來未及時查明。

 

  強制執行追討回的欠款
  鄒某與湖北省某礦業公司、李某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執行案
  一、基本案情
  鄒某與湖北省某礦業公司、李某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一案,鄂州市華容區人民法院判決湖北省某礦業公司賠償鄒某202571.09元,李某負連帶清償責任。湖北省某礦業公司與李某未按期履行義務,鄒某于2019年10月15日申請強制執行。
  在執行過程中,本院依法向被執行人湖北省某礦業公司、李某發出執行通知書及報告財產令,要求其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但被執行人拒不履行,本院于2019年12月20日將被執行人李某依法拘留。當天,被執行人主動向申請執行人鄒某支付6萬元整,余款14萬元達成執行和解協議,約定自2020年3月起每月支付1萬元直至履行完畢。同時,申請執行人鄒某撤回執行申請,本院依申請裁定終結該案的執行。
  二、典型意義
  在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中,在作為被執行人的法人單位或個人承擔賠償責任的能力有限時,在債權人同意并提出撤回執行申請的前提下達成執行和解協議,既符合法律規定,保護了債權人的合法權益盡可能得以實現,又為企業或其他組織提供了良好的營商環境,債權人與債務人共贏的目的有可能實現。
  
  陳某等與胡某勞務合同糾紛執行案
  一、基本案情
  陳某等6人與胡某勞務合同糾紛一案,鄂州市梁子湖區人民法院調解胡某支付勞務報酬13.2509萬元。胡某未按期履行義務,陳某等6人于2019年8月16日申請強制執行。
  在執行過程中,本院依法向被執行人胡某發出執行通知書及報告財產令,要求其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但被執行人拒不履行。執行工作人員經過多次積極溝通,被執行人主動向申請執行人支付13.2509萬元,已全部履行完畢。
  二、典型意義
  該勞務合同糾紛案件涉及當事人較多,且涉及農民工切身利益,如執行不到位將影響社會穩定,執行法院高度重視,加大執行力度,積極溝通協調,將被執行人拖欠的工資款全部發放到農民工手中,切實維護了農民工的合法權益。
  鄂州市融媒體中心記者 溫博侃 特約記者 孟衛軍 通訊員 李力
股权激励对股价的影响